紫幽阁 > 玄幻魔法 > 芝加哥1990 > 第一千四百二十八章 如春天般温暖的APLUS

芝加哥1990由紫幽阁(m.newmao.com)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第一千四百二十八章如春天般温暖的APLUS
    “不见吗?”雪琳芬看他听到戈登的名字后又开始脱睡袍。
“见,我换件衣服。”
ACN台当家主播里有权将所在栏目主编、制片和主持一把抓,同时手握超高薪长约的只有三人,新闻编辑室的麦卡沃伊,晚间脱口秀主持人琼斯图尔特,最后一个就是政治评论栏目的戈登。
由于戈登老A+CN台长的资历,他还兼着ACN的副台长,平时非常忙。当然,具体工作会有下面的执行制片、编辑等手下帮忙分摊,但给予这类待遇本身,就是ACN对他和另两位头牌台内权力、行业地位和重视程度的体现,三人在各自栏目组内部都说一不二。
这栋小楼又是雪琳芬自己挑自己买的,距离A+娱乐总部、迪士尼摄影棚两个她最常跑的工作地点很近,车程也大致相等,只为图个方便。
纯粹的临时落脚之处,面积不大,足够低调,知道地址的手下极少,戈登丢下工作从芝加哥专程打听找到这儿来,宋亚不难猜到他想谈什么。
等待时,戈登心事重重地坐在客厅沙发上,两只手搁在腿上,五指互抵着,目光大多数时候都在盯着雪琳芬倒的那杯红茶,偶尔朝通往二楼的楼梯口看一眼。
“戈登?今天没直播任务吗?”
听到声音,他再次抬头看去,黑法老终于出现了,西装只穿了一边袖子,正在套着第二个。
“APLUS先生。”
他立刻起身迎上去和自家大老板握手,“没有,我让人代班……”
“OK,请坐。”
宋亚握完手后又整理好西装领子,“坐吧。”
“好的,利特曼先生找过我,我后来又去和斯金纳台长、斯隆女士聊过……”
多年相识,戈登很了解大老板的性格和作风,就直接有事说事了,“我知道我的栏目收视数据不太好,但……”
无论利特曼、斯金纳和斯隆,都不可能直接透露戈登说ACN和自己是因为受到了超保守派和现政府的压力,才打算撤掉他,表面说辞必然是对他的政治评论栏目收视率不满意,所以台里打算做一些改变云云。
“同时段所有二十四小时新闻台最低。”宋亚也不会讲,无情地报出数据。
“是,是的……”
作为老媒体人,戈登嗅觉敏锐,但应该还没反应过来他即将被撸的真实原因,十指又抵在了一起,“但我们ACN台的订户数本就是最低的,ACN使用的康卡斯特公司有线网络覆盖也远不如其他二十四小时新闻台背后的电视网。”
“我理解。”确实如此,二十四小时新闻台的玩家就那几个,都背靠巨头。
“但我听说康卡斯特在求购ATandT的宽带和有线业务?”戈登问。
“是的,大概会是又一笔超级并购案。”宋亚回答。
康卡斯特董事长小罗伯茨在股灾发生后不久就机警地决定及时停止自有宽带和有线电视网络的大规模建设,积蓄力量,除了市值在股灾中较同行缩水较少,他们还存下了大笔现金,现在打算动手抄底了。
“这对我们是大好事,对吗?我想如果等到康卡斯特这笔生意做成,我们ACN将依靠全米最大的有线电视网平台,实现再一次大跨步发展……”
戈登立刻说。言下之意无非就是请求ACN再给他和他的栏目大约一年时间,等到康卡斯特摇身一变为全米最大有线电视网运营商后,看收视情况再说。
“这又不是去超市购物,听说ATandT和约翰马龙的TCI合并后内部很混乱,康卡斯特买不买得到还不一定呢。”宋亚直摇头,随手接过雪琳芬端来的咖啡。
希望破灭,戈登嘴唇抖了抖,终于没再说什么,也借着雪琳芬的打岔拿起了面前的茶杯。
如果仅仅因为收视率,那赶我走人肯定是斯隆和斯金纳、利特曼那些高级管理者的主意,但大老板毫不犹豫的拒绝令戈登察觉到来之前的判断可能错了……
按理说大老板不至于为了收视率就赶走我,毕竟当年他被枪击昏迷后,我顶着被炒掉的压力释出现场录像,可是立过大功的,他也一直感念在心。
面前年纪轻轻就白手起家成为全球有数巨富的大老板虽然对待敌人如冬天般冷酷无情,但也有很重感情的另一面,这点戈登体会很深,不说现在正传得沸沸扬扬的好莱坞A+帮,凡是忠心耿耿的老人,都被他安排得很妥当,比如悄悄指点自己来这堵人的琳达、比如海登、叶列莫夫……等等等等。
即使是犯过一些错的……
戈登想到这,不由瞄了一眼正扭着腰肢回楼上的雪琳芬。
就连这蠢女人现在也成了好莱坞的知名制片人,听说除了工作和生孩子带孩子,其他时间都花在了出入各种高档健身和美容机构,将身材和颜值都保持得很好,所讨好依靠的,无非就是大老板一人。
出于传统媒体人的骄傲,他还不至于在大老板面前用当年的功劳相要挟,但又确实不想离开主播台,毕竟是干了一辈子的工作。
薪酬、地位、名气、影响力,无论从哪个方面算,自己都是全米最顶级的黑人主播啊!特别在老上司约翰逊卖掉BET黑人电视网后。
戈登承受不了这么大的打击,而且是那么的突然。
斯隆女士那帮人就算了,你小子实在是不该也同意炒掉我……还表现得一副这是无所谓的小事的样子!
思虑及此,他即意外又有些怨艾,一时找不到新的话题了。
两人一个喝茶一个喝咖啡,都在小口慢品,宋亚也颇顾忌戈登在媒体领域的影响力,自然不敢告诉对方实情。
“最新有什么新闻吗?”
宋亚不想继续这尴尬的状态,放下咖啡杯,打破沉默。
“无非就是那些,国内政局上……”
问戈登就是问到行家了,戈登流利地一一回答。
目前自由派媒体正在疯狂攻击象党已全部到位的内阁成员,超保守派司法部长阿什克罗夫特早年那些政治不正确的言论自然是极好的攻击素材。
“财经上呢?”宋亚又问。
“哦对了,法国巴黎银行刚刚将安然公司的评级从买入降为了观望,这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被做空机构和监管部门调查搞得焦头烂额的能源巨头安然终于顶不住了,股价暴跌,是当前全球金融圈最关注的事件。
“呵呵,没想到被法国人开了最后一枪……”
这算不算他们报了维旺迪环球之仇?但不应该啊?维旺迪环球在去年登陆米股前就换成了和安然的同一家会计师事务所:安达信,双方关系应该不至于这么恶劣才对。
维旺迪环球自己一屁股烂账,雷爆了对谁都不好。
身为局外人的宋亚笑问:“维旺迪环球自己呢?最近有什么新动作吗?”
“他们正在剥离旗下的水务生意,包括威立雅,分拆出的新公司打算明年在巴黎IPO。其他的……买下了MP3网站、米国电视网等收购扩张仍在持续……他们还将去年深陷财务造假丑闻的医疗公司甩卖给了另一家法国公司。”
复仇小布朗夫曼一举奠定了大老板的赫赫威名,戈登平日也一直在关注后续,他如数家珍地回答:“市场对他们的这一系列动作给予了肯定,股价在年报披露巨亏后终于开始回升了,战略投资方高盛、德银都很卖力。”
“嗯。”
CEO梅西尔能力还是很强的,竟然通过合纵连横和一系列收购分拆,生生将维旺迪环球的局面挽救回来了,分拆掉酒、水务和医疗生意而还在大笔买进新媒体,全球传媒帝国的版图越来越精实了,“没想到他们持有环球的意志这么坚定。”
宋亚本以为在抛售西格拉姆酒业后年报巨亏,维旺迪会继续甩环球的包袱,自己就有机会……
现在来看有点低估法国人拥有一家全球性媒体巨头的企图心了,凡涉及到传媒领域的公司都是非卖品,非但不卖,他们还在买,环球系、电视网、那些游戏公司、网站……
“BOSS,我……”
眼看大老板的注意力和自家来意远到没边了,戈登想把话题救回来,又碍于面子,说话都变得吞吞吐吐。
“戈登,我不想干涉斯隆他们对利特曼系的管理事务,这是我和她早就有的约定。”
宋亚重申立场,这次说得更直白,“我知道你很受伤。”
“哎,也许我真的老了,我把握不住那些观众的喜好了。”戈登无奈地叹气。
“别这样。”
如果戈登继续留在偏象党的约翰逊旗下的BET当头牌主播,他近年的政治倾向也不至于跟着自己变成喜欢冲锋在前,和保守派对头硬干的铁杆驴党支持者。
要知道他在九二年洛杉矶事件爆发后是唯一被当时的象党政府获准,专访乔治国王大统领的新闻人,就因为他既身为黑人,象党又不讨厌他,可以帮忙跟正打砸抢烧的洛杉矶底层黑人群体打圆场。
“我不是个过河拆桥的人,戈登。”宋亚说。
“当然,当然……”
“其实我和斯隆女士为你准备了后续的工作安排……”
宋亚确实不是,帮戈登的后路都想好了,“你知道的,明年又要中期选举了,你是我们非裔的名人,又多年参与政治评论事务,所以我干脆想……你为何不自己出来选呢?”
“什么!?”
戈登吃惊不小,闻言猛地抬头看向年轻的黑法老。
“出来选。”
宋亚微笑着重复了一遍,“也许你听说过,斯隆女士在扶持一些政坛新人……”
“她喜欢那些支持严厉禁枪的年轻人。”戈登当然听说过。
“我知道,但你算我的人,你有权自己选择竞选岗领和政治立场。”宋亚直视他的眼睛:“我会和斯隆打个招呼。”
“中期选举,联邦众议员?”
这是条自己完全未曾设想过的道路,但对戈登颇有诱惑力,多年对着镜头麦克风治国,如果能真正有机会……
机会?
不!有黑法老的全力支持,自己拿下一个黑人铁票区的议员席位难度并不大!
戈登大脑疯狂转动,畅想……
他的反应让宋亚暗自松了口气,看样子问题能解决了,自己毕竟做不到绝对的冷酷无情啊!如果换成默多克、雷石东那种媒体大亨,炒一位旗下主播签个字就行了,哪至于还要负责把屎把尿把以后也安排得如此妥帖……
我做人算做到位了,宋亚心想。
“选选选,两年又选,总在折腾。”先吐槽了一句又短又‘费钱’的众议员任期,然后说:“看你自己咯,我和斯隆暂时考虑不到那么细致。芝加哥把握最大,其次是纽约,你想回家乡选也行……”
“哥伦比亚特区可以吗?”
黑法老云淡风轻的语调令戈登感受到了春天般的温暖,他工作多年的BET在华盛顿,而那边的哥伦比亚特区有位他非常不喜欢的象党政客,如果出来选,以他的心气,却又不肯去能轻松获胜的黑人政客铁票区了,能出手就干掉一席对手,无论对自己还是驴党,好处更大!
“可以,那边的黑人选民数量也很多。不过……”
“不过什么?”
事关自己的政治生涯……呸呸!眼下暂时还什么都谈不上,但戈登已不知不觉心系于此了,黑法老语气刚一露出迟疑,他立刻追问。
“象党那席伊利诺伊州联邦参议员零四年任期结束,我们必须把它夺回来……而哥伦比亚特区是没有联邦众议员和参议员席位的。”宋亚实言相告。
“谢谢你APLUS先生。”
参议员?对啊!从政也要仔细规划路线的,难道当一辈子地区政客吗?
戈登暂时还来不及那么远,“零四年到期,那岂不是零三年就打选战了?也就是说零二年我当选后……立刻就要着手准备参议员竞选?”闻言又转而重新考虑起来,说完这句话后自己都不好意思了地嘿嘿笑了,“抱歉,我现在心里很乱……”
“没事,不急,你先回芝加哥好好考虑一下吧,选上参议员可能性不大的。”
丑话要说在前面,“我们有一位机会更大的人选,你大约只能充当双重保险,毕竟选起来什么意外都可能发生,就像去年那场滑稽的大选。”
宋亚起身去衣架帮客人拿帽子。
“好的,谢谢。”戈登恭敬地接过大老板亲手递来的帽子戴上,然后感激地再次握手,“放心,我会先在台里站好最后一班岗。”
“嗯,还是那句话,不急,斯隆女士说你的继任者最早明年一月一日才能就位,和老东家的合同什么的。”
宋亚又亲自送他出门,斯隆其实不打算再留戈登那个政治评论栏目了,所以根本谈不上什么继任者,但宋亚和她没打算在象党的压力下跪得那么快,傲娇半年总是要的。
当然戈登要离开主播台的消息可以先传出去。
而且他去国会山还能更给象党添堵哈哈,谁叫你们威胁我……这招就叫做回马枪。
“对了,零三年你们打算支持谁夺回参议员席位。”戈登走到门口时又问。
“我们的老朋友,你肯定认识,一位伊利诺伊州议会的参议员。”宋亚回答。
这太好猜了,伊利诺伊政坛有潜力的黑人政客加上老朋友……
“米歇尔丈夫?”
“对,就是他。”
    齐可休说
感谢书友举步難回打赏的第79盟!
非常感谢!..

紫幽阁(m.newmao.com)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芝加哥1990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newm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