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其他小说 > 龙王的傲娇日常 > 第一百八十六章、我不养狗!

龙王的傲娇日常由紫幽阁(m.newmao.com)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第一百八十六章、我不养狗!
    菜根有师兄师姐六人,大师兄包子,二师兄木剑、三师姐桃花、四师兄毛锋、五师兄唢呐,六师姐苏棋。菜根年龄最小,排在老幺。
镜海一役,招惹了不该招惹的龙,师兄弟一下子就被干掉了小半。
现在残留的也就只有木剑师兄桃花师姐唢呐菜根四人。
菜根弃暗投龙,桃花师姐和木剑师兄心灰意冷想要云游四方,只有当时在山下执行任务的唢呐不知所踪逃过一劫。
可是,这个唢呐却成了新的「危险因素」。
云梦山被平,宗门被灭,师父惨死,师兄师姐被杀......血海深仇,怎能不报?
倘若只有他一人也就罢了,关键是他还掌握着云梦山世外行走的所有「赊刀人」。
也就是说,他有能力,还有小弟......
倘若存了心想要来报复敖夜敖淼淼等人.......
那就是自寻死路!
自杀式袭击的典范!
所以,桃花师姐和木剑师兄这几日忧心忡忡,就怕唢呐师弟一个忍耐不住,就做了什么令人后悔莫及的事情。
他们也算是看出来了,虽然敖夜这个人看起来斯斯文文的,一幅谁都可以欺负一下的小受男模样,但是,骨子里却是狠辣而决绝的。
从他毫不犹豫的捏爆大师兄以及扭断苏棋师妹的脖子就可以看出来.......
大师兄坏事做绝,死不足惜。苏棋师妹只不过冲上去想要帮大师兄助个拳讨还一个公道,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那么年轻漂亮的一个小姑娘,你就没有一丁点儿的怜香惜玉之情?
你还是个正常男人吗?
桃花师姐和木剑师兄直到现在还搞不清楚敖夜到底是什么人,但是他们知道敖夜不怎么把坏人当人。
滴水之恩,涌泉相报。
断齿之仇,必需头颅偿还。
想要杀掉他们的人,他们会眼睛也不眨一下的杀掉。
公平,又傲娇。
现在唢呐师弟主动找上门来,让桃花师姐和木剑师兄喜出望外。
桃花师姐快步上前抓着唢呐师弟的手,高兴的说道:“师弟,你去哪儿了?我和木剑师兄数次阴符传音给你,却没有等到你的任何回应.......可把我们俩给担心坏了,还以为你那边出了什么事故。”
黑暗之中,一个身材干瘦矮小,看起来长期营养不良的年轻男人站在那里,他的表情阴沉,眼神里面充满了仇恨,嘶声说道:“师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云梦山呢?师父呢?还有大师兄他们呢?”
桃花师姐和木剑师兄表情僵硬,彼此对视一眼之后,桃花师姐出声说道:“我们进屋说话。”
干瘦男人表情犹豫,并不愿意跟随他们进屋说话.......
木剑眼神眼神微凛,冷笑出声,说道:“怎么?你连我和桃花都不相信了?”
“在事情没有真相大白之前,我谁都没法相信。”唢呐师弟出声说道。
不过,他还是跟随在桃花师姐的身后朝着屋子里面走去。
桃花师姐邀请唢呐师弟在布艺沙发上面落座,又亲自动手帮他泡了一杯洛神茶后,这才坐到唢呐师弟的对面,问道:“你想知道什么?”
“我想知道真相。我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想知道......为何短短几天时间,云梦山就消失不见了?宗门被灭?师父他老人家和大师兄他们......又是被何人所害?到底是什么人......敢和我云梦山为敌?又是什么人,能够做出这样疯狂的事情?”
唢呐瞳孔血红,看起来快要被这些问题给折磨疯了。
任谁下山出一趟差,回去之后发现曾经熟悉的一切全部都消失了,云梦山找不着了,宗门消失了,师父师伯以及师兄弟们全部被人给宰了......
物是人非!
“唢呐师弟,你的心情我们能够理解......”桃花师姐对唢呐师弟的心情感同身受,她在心里斟酌了很久,仍然不知道应该如何说出这些事情。
太漫长!
太肮脏!
也太让人难以接受!
“理解?”唢呐师弟脸上浮现一抹嘲讽的笑意,说道:“云梦山发生了这样大的事情,你们却像是没事人一般......杀师灭门之仇,你们一点儿也不放在心上,看起来根本就没有为师父师门报仇雪恨的意思。这就是你们的理解?”
“如果你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想必你也会做出和我们一样的选择......”木剑师兄沉声说道。
“是吗?那我倒是想听你们讲讲.....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让你们连师父师门都不要了......”
木剑师兄看向桃花师姐,说道:“你来讲吧,原原本本的告诉他,没有任何需要隐瞒的地方......我怕我自己讲着讲着会生气。”
桃花师姐点了点头,便从赵正阴符传音师兄弟派遣菜根下山解除镜海危机开始讲起,直至讲到云梦山被平宗门覆灭才停止。
讲完之后,时间已经过去了两个时辰。
桃花师姐讲的口干舌燥,连续喝了好几杯茶水才缓过劲儿来。
“这就是事实真相。”木剑师兄看向唢呐师弟,出声说道。
唢呐师弟嘴角微扬,脸上带着浓浓的嘲讽意味,看向桃花师姐木剑师兄说道:“大师兄是我们云梦山的大师兄,是我们朝夕相处的大师兄,是为我们做了几十年饭菜的大师兄......我对大师兄比对我自己还要了解。”
“他那样的老好人性格,杀只鸡都要念好几遍《太乙赐福宝忏》......你们告诉我说大师兄是长生井师叔祖们的帮凶和云梦山傀儡?大师兄最宠爱的就是菜根小师弟,他会对菜根小师弟种下地藏?他宁愿自己死也不会害死小师弟......”
“还有,是谁告诉你们云梦山长生井里全是活死人的?是谁告诉你们师叔祖们「采阳补阴」为求长生的?是你们亲眼所见吗?”
“自然不是。”木剑师兄出声说道。
“你看,这还不是你们亲眼所见......杀了我们师父师叔伯的凶手,说我们云梦山一门都是恶人,都是活死人,结果你们竟然相信了......哈哈哈,这是不是很荒谬?这是不是很搞笑?”
“我们这些人都是孤儿,都是没爹没娘的孩子,如果没有云梦山收养之情,师父师伯们传艺之恩,我可能现在就是被人敲断手脚沿街乞讨的乞丐......我这条命是师父师门给的,他们对我恩重如山......倘若我还有一口气在,就要想方设法为他们报仇......”
“唢呐师弟,我们所说的话千真万确.......我们也没想到大师兄会做出那样的事情,当我们知道真相之后,难道我们不难受吗?难道我们不是生不如死吗?特别是菜根......他对大师兄最是亲近信赖,结果却遭遇那样的事情......你想想他的心情又是什么样的?”桃花师姐出声说道。
“我理解不了他的心情,但是,我却知道,菜根小师弟和杀师灭门的仇人亲如一家人......”
桃花师姐和木剑师兄大吃一惊,桃花师姐出声问道:“你一直隐藏在镜海?你在跟踪菜根?”
“师门发生巨变,我能不小心谨慎?”唢呐师弟一幅理所当然的模样,出声说道:“再说,还需要我跟踪吗?随便找一个赊刀人问一声就知道了......”
“既然你在镜海,为何我们阴符传音你不理会?总要给一声回复让我们知道你还安全着.......”木剑师兄生气的说道。
“你们和那些人好到穿同一条裤子......我哪敢回复?”唢呐师弟冷笑连连,说道:“看起来你们更像是一家人呢,我只不过是个外人.....”
“.......”
桃花师姐和木剑师兄知道唢呐师弟对这些事情心存恨意,所以才把事情的真相原原本本的告诉了他们。
没想到说完之后......
唢呐师弟一个标点符号都不信。
他不仅仅不相信事实真相,也不相信他们俩人。
“既然如此,你来找我们做什么?”木剑师兄冷声说道。
“我还是有些不甘心啊.......”唢呐师弟看向桃花和木剑,说道:“我来问你们最后一次......要不要和我一起为师父师兄报仇雪恨?”
“唢呐师弟,这个问题我们已经和菜根师弟商量过了......第一,我们确实没有报仇的立场。我们要来害人,因为没有害着,反而把自己的命给搭进去了,所以就要报仇雪恨?第二,我们就算有此心思......怕是也不能把人给怎么着。实力相差悬殊,打不过。”
唢呐师弟先是一愣,继而表情狰狞,大笑出声,说道:“难怪......难怪。我明白了。所有的都是借口,不过是自己贪生怕死而已。行,人各有志,你们不愿意去,那就由我自己一个人去吧......菜根小师弟那边我也不用问了,怕是他更视我为仇寇吧......”
“唢呐师弟.......”
“既然谈不拢,那我就告辞了。”
“唢呐师弟,你要慎重,千万不要白白送了性命.......”桃花师姐拉着唢呐的胳膊劝说:“师兄弟七人,现在就剩下咱们几个了......”
“我的生死不用你们操心。”唢呐站了起来,看着桃花师姐抓着他胳膊的手,说道:“怎么?你们还要把我留下来不成?”
“我们没有这个意思......”木剑扯开桃花的手,说道:“他想要去送死,那就让他去吧......与我们何干?”
“哼,总比某些人苟且偷生认贼做父要好的多。”
“......”
等到唢呐师弟走远,桃花师姐和木剑师兄眼神对视,表情越发的凝重。
“怎么办?”木剑师兄出声问道。
“一边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一边是救了菜根性命的恩人.......”桃花师姐痛苦不已,一脸纠结的说道:“我哪里知道要怎么办?”
“难道......就放任唢呐师弟去送死?”
“唢呐师弟不相信我们,更不相信菜根.......他自己钻了牛角尖,我们怕是拉不回来了。说的越多,怕是对我们的怀疑就越重,觉得我们和敖夜是一伙的.......”
“敖夜那边?”
“菜根师弟在那边,我们还是和菜根师弟打声招呼吧。一切恩怨由菜根师弟而起,也由他来终结吧......”
-------
亚特兰蒂斯。海底餐厅。
鱼闲棋和金伊在餐厅里面喝着下午茶,茶是上好的英国伯爵茶,每一滴汤汁都金黄灿烂,芳香四溢。各式各样袖珍可爱让人一见就食欲大开的小点心摆满足足三层的银制托盘。
餐厅被湛蓝色的大海包裹,无数海鱼在旁边巡游嘻戏,仿若置身在丰富多彩的海底世界。
看到鱼闲棋一脸好奇的打量着周围的环境,金伊撇了撇嘴,笑着问道:“回来那么久,从来都没有来过这里?”
“没有。”鱼闲棋摇头。
她平时都不出门吃饭,不是在学校食堂解决,就是在家里自己解决。
原本还可以去海玲阿姨那里蹭饭,可惜海玲阿姨.......
想到海玲阿姨,鱼闲棋的胸口又隐隐作痛起来,脸色也变得黯然下来。
“这里也算是镜海的一个标志了......我就知道你没来过,所以赶紧把你约到这里喝下午茶。让你这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土包子也感受我们小资女人的精彩生活。”金伊看着鱼闲棋的表情,知道她又想起了什么伤心事,笑嘻嘻的转移话题。
“你怎么又来镜海了?”鱼闲棋看着金伊,出声问道:“这次没走几天吧?”
“来这边参加一个活动,镜海电影节,你是不是完全没有关注过?”金伊用漂亮的手指头夹起一个粉色的马卡龙塞进自己的樱桃小嘴里面,娇艳红唇开始蠕动起来,可爱又性感。
“没有。”鱼闲棋摇头,说道:“最近在忙着做实验。”
“不是我说你......”金伊抬头打量着对面的闺蜜,说道:“年纪轻轻的,怎么能把宝贵的时间全部耗费在实验室里面?要多多走出来,喝茶、逛街、约会......对了,你和那个小奶狗相处的怎么样了?”
“我不养狗。”鱼闲棋说道。
“还在演戏?”金伊鼻子皱起,冷哼出声:“我说的小奶狗指的是敖夜啊......迎新晚会大出风头的那个家伙,大半夜的爬上窗台给你送药的家伙......怎么?还有养了别的狗?”
“.......”
“怎么?发展不顺利?”金伊看着鱼闲棋的眼睛,出声问道。
鱼闲棋摇了摇头,说道:“我们只是普通朋友而已......而且,他应该已经有了女朋友.......”
“有了女朋友?”金伊瞪大眼睛,气鼓鼓的说道:“他怎么能这样?不娶何撩?一边给你大献殷勤,一边又去勾搭其它的女人?”
“他没有撩我......”鱼闲棋说道。
想要解释的时候,突然间想到敖夜一脸温柔的对她说「张嘴」......
这算是撩吗?
算是吧?
“不行不行。这小子太渣了......”金伊气呼呼的说道:“你给我打电话,让他过来,我要好好的骂骂他......”
“不用了。他很忙。”鱼闲棋拒绝。“而且你误会了我们之间的关系.......”
“每个失恋的女人都会这样掩饰自己的情绪。”金伊说道:“你不打是吧?你不打我打。上次迎新晚会结束,我们可是加了微信的.......”
说着,就摸出自己的手机拨通了敖夜的微信电话。
“敖夜,我是金伊......鱼闲棋在我手上,想要保证她的安全,那就在半个小时以内赶到亚特兰蒂斯海底餐厅......”
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你怎么这样?”鱼闲棋着急的看着金伊,说道:“我们真的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
“所以我要让他过来问清楚,你们俩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金伊理直气壮的说道:“那些渣男欺负我可以,欺负我朋友,绝对不行。”
“......”
------
餐厅角落,坐着一个身材高大魁梧的英俊男人,身穿蓝色西装,里面配着雪白的衬衣。胸肌部位高高的挺立,一看就是健身达人。
他伸手打了一个响指,立即有服务生走了过来,出声询问:“先生,请问有什么能够帮到您?”
“帮我送两杯香槟给那两位小姐......”男人看着不远处的鱼闲棋和金伊说道。又从服务生胸口口袋里抽出一支铅笔,扯出一张餐巾纸在上面写了一行小字,说道:“麻烦把这个一起送给她们......”
却又从口袋里掏出钱夹,抽出几张百元大纱递给服务员,说道:“这是小费。”
“好的,先生。”服务生得到这么多小费,高兴坏了,立即爽快的答应下来。..

紫幽阁(m.newmao.com)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龙王的傲娇日常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newm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