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其他小说 > 龙王的傲娇日常 > 第两百五十九章、女人与女人之间的战斗!

龙王的傲娇日常由紫幽阁(m.newmao.com)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第两百五十九章、女人与女人之间的战斗!
    这是什么洪水猛兽?
一言不合就断人胳膊?
现场不少人都是「流氓」「混混」出身,夜场里和人拼过刀,沙石场上和人打过枪,也没少用酒瓶给那些还不起赌债的赌徒脑袋开瓢......
骂人是家常便饭,打人是一个流氓的自我修养。
那个时候谁能扛能打,谁砍人厉害,是能够得到江湖兄弟尊重羡慕的。
后来曹锐开始将生意和自己洗白,他们这些人也跟着上岸。以前的「山狗」、「炮王」、「下山虎」摇身一变成了「韩总」「路总」「王总」。
但是,那种没读过什么书的傻雕气质一直保持的很好。
打人是他们这些人的专利和特长......
可是,这小子看起来眉清目秀斯斯文文的,怎么下手也如此狠毒?
这让在场的很多流氓开始对自己的职业生涯产生了些许的质疑:当年我是不是下手不够狠?
流氓不狠,地位不稳呐。
敖夜倒是无视众人的眼神注视,与他而言掰断一支胳膊和掰断一支木棍没什么区别。
无论是掰断胳膊,还是掰断木棍,困难度都为0。
转身看向鱼闲棋和金伊,发现两女脸上身上都有红色的污迹,眼神微凛,眉头瞬间皱了起来。
“你们没事吧?”敖夜出声问道。
“没事儿。”鱼闲棋摇了摇头,注意到敖夜的神情变化,小声解释:“是红酒......他拿红酒杯砸我们,被我们躲开了,身上就溅了些红酒汁......”
因为知道敖夜在这里,所以鱼闲棋一直能够保持镇定。即便是曹锐拿红酒杯砸他们,指着她的脸让她过去陪酒的时候也是如此。
当敖夜真真切切的出现在她的面前,她就有种瞬间安心的感觉。仿佛溺水的学员碰到了游泳教练,哪里还会有什么危险?
因为幼小时候的遭遇,鱼闲棋不是一个很有安全感的人。那个时候,每天从学校回家,她都难以承受房子的空荡和寂寥。
巨大的房子里面,仿佛每一个角落里都藏着一个坏人,每一个阴影处都躲着一只怪物。她大声的说话,假装有人在和她对话。大声的唱歌,假装有人是她的听众。
后来,是玲姨将她带到自己家。有灯光、有烟火、有鲜美的食物,还有妈妈的味道......
玲姨死了,敖夜又来到了她的身边。
虽然敖夜比她小了好几岁,现在只是镜海大学的大一新生。但是,他有着与其年龄不相符合的沉稳、刻薄,以及神乎其神的能力........
他能保护自己一次,也能够保护自己一辈子。
假如他愿意的话。
这种被人关心和保护的感觉真好。
“我就是来和朋友打声招呼,没想到他们就不肯让我们走了。”金伊小声解释。说话的时候,还不经意间指了指曹锐。
显然,他就是罪魁祸首。
她没想到敖夜会在这种危机时刻出现,更没想到他一出手就如此狠辣决绝.......
随意就掰断别人的胳膊,这种事情说起来容易,但是做起来其实是相当困难的。
刚才曹锐轻轻一推,就把姚海峰导演给推倒在地,脑袋磕在桌子腿上面裂开一道大口子。
好吧,姚导年纪大了,可能身体也被掏空了.......
就算敖夜更加的年轻气盛一些,也不可能随手就把人胳膊给掰断吧?你和人掰手腕的时候,想定个输赢都很困难。
把人骨头掰断?不可能。
金伊和敖夜接触不多,知道他颜值过硬,技术.......艺术才华也很硬之外,其它的就是镜海大学物理学院新生,和自己的闺蜜鱼闲棋关系暧昧,她一直怀疑俩人是男女朋友关系,但是鱼闲棋咬死不认,而敖夜......表现的也不是很明显。
甚至有时候你都觉得他不是鱼闲棋的朋友,而是鱼闲棋的敌人。
每当他张嘴说话的时候,你就会对他有这样的错误认知。
“对不起,给你惹麻烦了。”金伊一脸愧疚的说道。虽然不知道曹锐到底是什么身份背景,但是,能够和姚海峰导演一起吃饭喝酒,而且还能够帮忙解决剧组那么多的实际性问题,证明他在镜海根深蒂固,来头不小。
这个时候把敖夜给卷进来,他们可以拍拍屁股走人,敖夜怎么办?他是镜海本地人,还得在镜海大学读书呢。
金伊心里担心的不得了......
“没事。”敖夜瞥了曹锐一眼,出声安慰,说道:“他算不得什么麻烦。”
在敖夜的心里,他的麻烦只有一个,那就是敖心......
“......”
姚海峰仍然呆坐在地板上,一只手撑着地毯,另外一只手捂着流血的伤口。
因为事情发展的太快,身边的陈歌都来不及把他从地上扶起来。
「这个年轻人又是什么人?」
「一出手就断了曹锐一只胳膊?」
「这些小年轻出手没轻没重的......都不知道得罪了什么人......」
他们不知道,但是姚海峰很了解。
姚海峰表情凝重,怕是今天的事情难以善了了。
「头痛!」
陈歌看到敖夜的第一眼,心里的第一反应就是:这小子怎么那么好看?
他是选秀出来的流量艺人,非常清楚自己的优势在哪里。
现在看到比他更具备优势的敖夜,情不自禁的就产生了一丝丝敌意。
然后,就听到了那让人鸡皮疙瘩起了一身的「咔嚓」声音,敖夜一言不合就掰断了他们吹捧了一晚上的「曹总」的胳膊......
心里的敌意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算了,不嫉妒他了。
王盼则是看看敖夜,又看看被他掰断胳膊的曹锐,脸色惨白,看起来是被眼前的暴力场面给吓到了的楚楚可怜模样。
电光火石,从敖夜出现,到掰断人的胳膊,也不过就是短短瞬间发生的事情。
直到这个时候,苏岱和傅玉人才跟了过来。
苏岱和傅玉人都想不明白,大家同时出门,为何敖夜眨眼功夫就消失了。
就跟一阵风似的.......
苏岱冲进包厢,出声喊道:“怎么了?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
傅玉人跑到了鱼闲棋身边,看到她脸上衣服上的红酒污渍吓了一大跳,急声问道:“小鱼儿,你怎么了?有没有受伤?是不是哪里流血了?”
“我没事。”鱼闲棋握了握傅玉人的手,说道:“是酒渍.......”
“那就好。”傅玉人这才放下心来,四处打量眼前的局势。
嗯?有人满脸血水的坐在地上?看起来好可怕。
那个男人是什么情况?怎么抱着胳膊跟杀猪一样的在叫唤?
已方这边没有任何人受伤?
「到底是谁在欺负谁呢?」
要不是知道刚才的危险状况,傅玉人都以为金伊小鱼儿她们跑过来欺负人来了。
曹锐一只胳膊被掰断,那种疼痛已经让他失去了理智。
“王八蛋.......你这个王八蛋......”
“小王八羔子,我要捅死你.......我要把你们一个个的都丢到大海里面去喂鲨鱼......”
“小白脸,你完了......你死定了.......我要让你不得好死......”
-------
他的表情狰狞,瞳孔血红,一幅想要择人而噬的凶狠模样。
听到曹锐的嘶吼,身后的那些小弟们这才反应过来。
他们被敖夜出手的果断凶狠给震撼,都忘记要站出来替大哥讨回场子呢。
“这是哪里跑出来的小白脸?想要学别人英雄救美?别把小命给折了......”
“敢动我们大哥,兄弟们操家伙上,把他给剐了......”
“叫人......打电话叫人......今天让他活着走出观海潮,兄弟们以后都没脸在镜海出现了......”
------
有人抄起酒瓶准备打架。
有人摸出手机在打电话。
还有人嘴上骂骂咧咧的却悄悄后退几步尽可能站得离敖夜远一些......
毕竟,他们刚才都没看清楚敖夜是什么时候进屋的,然后老大的一条胳膊就废了。
能够成为老大的人,不仅仅脑子转的快,还需要心狠手辣,拥有能够服众的实力。
大佬在这小子手上都没讨到便宜,他们岂能不小心谨慎一些?
看到对面人多势众,一幅要把他们生撕了的模样,苏岱害怕急了,声音颤抖的问道:“报警......报警了没有?”
“没有。”敖夜说道。
“快报警。”苏岱说道。
看到其它人都不理会自己,又对傅玉人说道:“快报警........”
傅玉人摸出手机准备报警的时候,鱼闲棋伸手拦截,说道:“交给敖夜来处理,没事的。”
她怕报警之后,反而是敖夜不好交待了。
毕竟,他们都没受什么伤,反而是敖夜掰断了曹锐一条胳膊......
你说被欺负了,怕是警察都不相信。
“真的没事吗?”傅玉人也心中忐忑。
这些人已经在打电话叫人了,若是人家的兄弟都来了,他们到时候可就走不了了,说不得当真被人一个个的丢进大海里面喂鲨鱼。
他们整天生活在学校这座象牙塔里,最多就是同事之间一些勾心斗解,哪里遭遇过这种见血的暴力冲突事件啊?
“没事。”鱼闲棋斩钉截铁的说道。
她相信敖夜,那么复杂的局面他们都一起应付过来了。更何况是今天这样的「小场面」?
“兄弟们给我上。”曹锐虽然身体因为疼痛而不敢动弹,但是嘴上却没有闲着。他什么时候遭受过这样的委屈啊?“把他们给我撕了......特别是那个小子......给我划了他的脸......”
这话敖夜就不爱听了。
我掰断你一条胳膊,你想报复的话,也掰断我一条胳膊不就成了?
老话不是说了吗?打人不打脸。
好端端的,你打我脸干什么?
敖夜看着面前大喊大叫还在出声威胁的曹锐,微微皱眉,说道:“不知死活的东西。”
他一脚踢出去,曹锐的身体就飞了出去。
砰!
脊背重重地撞在不远处的墙壁上面,桌子撞倒,椅子撞飞,盘子碗筷散落一地。
「呕......」
胸前受力,后背又遭遇重击,曹锐只觉得胸口一甜,然后就吐出一大口鲜血来。
“上.......”曹锐只觉得身上的骨头要散了架一般,每一寸肌肉,每一块骨头都在向他的大脑散发出疼痛意识。“都他妈......给我上.......”
小弟们不敢耽搁了,彼此对视一眼,然后簇拥着一起朝着敖夜扑了过去。
有人拎着酒瓶去砸敖夜的头,有人手里抓着刀叉去扎敖夜的身体,还有人提着椅子准备给敖夜来一记狠的.......
比较狡猾的是那些远远的向敖夜丢碟子杯子来「远程攻击」的。
然后,敖夜一拳轰了出去。
砰!
不管是拎瓶子的,还是提椅子的,乃或是空中飞过来的碗碟......
所有人和物体全都倒飞了出去。
他们就像是撞向了一堵无形的气墙,敖夜的拳头明明没有触碰到他们的身体,他们却被一股子霸道无匹的劲气给打飞了出去。
「呕.......」
大家的身体重重地撞倒在墙壁上面,然后一起躺倒在地上口吐鲜血。
这还是敖夜「手下留情」,不然的话,不是他们的身体支离破碎就是这个包厢支离破碎。
“.......”
所有人都瞪大眼睛看向敖夜。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怪物?
苏岱虽然害怕极了,在危险来临时,还是勇敢的用自己的身体挡在了金伊鱼闲棋傅玉人三个女人的前面,当然,要落后于敖夜一个身位......
他都已经做好了「挨打」的心理准备,他要用男人强健的体魄来挡下接下来一半的毒打。
另外一半当然是要打在敖夜身上......
至于还手,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他根本就没有想过「进攻」这样的事情。
他睁开眼睛茫然的看着四周。
“怎么所有人都躺下了?”
敖夜一步步的走到瘫倒在地上像是一条死狗的曹锐面前,居高临下的打量着他,问道:“事情解决了吗?”
“你到底.....是谁?”曹锐嘴角流血,声音虚弱的问道。
敖夜一脚踢在他脸上,自己的表情倒是平静如初,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说道:“我问什么,你就回答什么。”
“......”曹锐只觉得脑袋瓜子嗡嗡一片,脖子都要被他这一脚给踢断了。
“事情解决了吗?”敖夜再次出声问道。
“解决......解决了。”
“还要一刀捅死我们吗?”
“不捅......”
“还要把我们丢到大海喂鲨鱼吗?”
“不丢.....不丢......”
“还要划破我的脸吗?”
“不划......不敢......”
“我是小白脸吗?”
“不是。”
砰!
敖夜又一脚踢在他的脸上,然后再次问道:“我是小白脸吗?”
“不是......是?”
砰!
又一脚踢过去,问道:“到底是不是?”
“是。”
敖夜这才满意。
他是小白脸,整个包厢里面的男人没有比他的脸更白。
“又没什么实力,为什么学人家耍流氓?”敖夜问道。
事出反常必有妖,他觉得或许其中有什么隐情。
“......”曹锐本来想说自己本来就是流氓,但是担心这个答案太过「骄傲」,引起这个小白脸的不满。只好保持沉默。
砰!
敖夜又一脚踢到曹锐的脸上。
“我说过,我问什么,你就回答什么。”
敖夜几脚踢下去,曹锐的脸肿得跟猪头一样。鼻子嘴角都在流血,眼睛已经眯成了一条缝隙。
“王盼.......”曹锐突然间嘶吼道:“王盼,你这个贱女人......你还不帮我们说话?你要眼睁睁的看着他打死我们吗?”
王盼瞬间脸色煞白。
敖夜转过身去,顺着金伊的视线锁定了王盼的真身。
在此之前,他都不知道王盼是谁。
他看着金伊,问道:“什么情况?”
“我不知道。”金伊也是一脸茫然。她就是去洗手间的时候撞上了王盼,然后在王盼的邀请下来给姚海峰导演打声招呼......
这件事情和王盼有什么关系?
“和我有什么关系?”王盼辩解说道。“我什么都没做......”
她不敢和敖夜的眼神对视,整个包厢里面就这个男人最是好看,也最是可怕。
看到他的视线转移到自己身上,她的双腿颤抖,有种脊背生寒的压迫感。
“臭婊子......还说和你没有关系?是你给我发信息......让我拿下金伊.......”曹锐破口大骂,想要从口袋里摸出手机,可是胳膊刚一动弹,就痛得跐牙咧嘴,整个身体都在哆嗦。
一会儿的功夫,额头上的汗珠都下来了。
“我手机上有她发给我的信息......她让我把金伊拿下......她让我把金伊带走......”
唰!
众人的视线全部聚集在王盼身上。
“你胡说.....我没有......”王盼声嘶力竭的喊道。“他诬蔑我.....曹锐......曹总是在污辱我,我没有说过这样的话.......没有发过这样的信息.....”
敖夜走过去,从曹锐口袋里摸出手机,举着屏幕对曹锐进行面部识别。
面部识别失败。
于是,敖夜又抓着曹锐的手指头进行解锁。
手机解锁成功,敖夜打开微信,稍微翻找,然后把手机递给了金伊。
「金伊是雏,把她带走!」
金伊接过手机看了一眼,脸色铁青,冲到王盼面前,一巴掌煽在她的脸上。
仍然觉得不解恨,又对着王盼的脸连续抽了几记耳光。
姚海峰看得脸色凝重,陈歌看得目瞪口呆。
这是什么情况?
怎么最后......成为这两个女人的战斗了?..

紫幽阁(m.newmao.com)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龙王的傲娇日常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newmao.com